亲述留学申请经历:我的三次“松裤带”签证

时间:2010-11-19 | 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 编辑:江西第一网 | 点击:

[导读]:如今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签证恐怕已非美签独傲了,去年差不多相同时候我去过温哥华的中领馆办理中国签证事宜,那攒动的人头已赶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国内各美领馆门前那持续不断的热切高温。当日中领馆内三百多个面谈号码是今日温哥华美领馆发放的一百略

  如今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签证恐怕已非美签独傲了,去年差不多相同时候我去过温哥华的中领馆办理中国签证事宜,那攒动的人头已赶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国内各美领馆门前那持续不断的热切高温。当日中领馆内三百多个面谈号码是今日温哥华美领馆发放的一百略多个号码的足足三倍!可是……,可是,为了一张美国签证,人们还是不得不付出值得宝贵的东西……

  一、第一次松

  温哥华美领馆似乎尚不能用戒备森严来形容,只是气氛够紧张的。上午排队进入领馆小门时,每个人都按照工作人员们的解释把各自的手表、钥匙等含金属的物件放入专用的盛物盒里。轮到俺时,俺犹豫了一下,那位女警卫马上指着俺的皮带示意俺爽快点。得,解裤带就解呗!刚才看见排在前面的印度老大爷奋力从间抽出老长一条带子,俺就感觉着今个装不了正人君子了。转身走过安检门,拿回俺那轻易不离身的裤带,一边往身上系一边往楼上爬时,俺乐了!

  实在是庆幸,今俺没穿平时钟爱的肥腰免裆灯笼裤出门。要说平时俺倒是挺附和加拿大的多元文化精神的,总保留着俺国内农村的特色,可一想到今去的是美领馆,人美国是熔炉精神,弄不好会把俺的免裆裤给熔化了,俺异常聪明地改穿人模狗样的西裤啦。否则今儿个的丑就出大咧,即使拔裤带时极其小心地不让裤子啪唧掉地上,临到拴腰门时那没人帮忙可咋整?总不能请那些个警卫帮忙吧?现在这男的和女的、男的和男的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可能,俺总得防着小心别让人告了!

  二、第二次松裤带

  在二楼的等候大厅干坐了一个多小时,轮到号的七八个人被引导到20楼,出了电梯又是一道安检门!这美国佬平时都吃啥?脾气挺大,胆子嘣小!

  那小小个的男警卫板着站一旁,眼睛贼贼地盯着人看。嘿,他那双手还交叉着挂在胯处!又没人罚任意球,你急急地防护啥呀?真要来个女拼命的,人也不一定直取下三路呀!最气人的就是他那穿着制服交叉下垂着双手的样子,只要再多放一把日本武士刀在其手下,他就整一个活脱脱鬼子进村后的猪头小队长。

  打这时起俺的情绪有点别扭了,虽然还是按命令再次解了裤带,可同情美国人民的心思就减了好几份。

  解了两次裤带,俺也看出点蹊跷来:怎么被要求解裤带的都是男士!好几位女士身上的皮带扣也含有金属物质啊!合着这也搞性别歧视那!那个穿露背装的西人MM身间明显有个醒目的金属扣嘛,前面鼓鼓囊囊的也不大象符合比例的样子,真就不会藏些啥?

  三、第三次松裤带

  捱到下午三点去取签证时,又在门口排上长长的队伍。这次因为不用核对什么材料,有一张领签证的纸就被放行,一个警卫干脆站在往外开着的门边就让人解裤带了。这回俺有气了,俺在农村老家时爷爷常跟俺说,不能随便松裤带,那是男人的尊严!

  那警卫看俺不像其他人一样积极,很有点不快地问俺:“你听得懂英语吗?”

  “怎么着?你还想动手不成?!”嗨,俺还是窝囊,敢想不敢说,一甩头溜进门里,还是被逼无奈地第三次解了裤带!

  那个气呦!上楼梯时,后面的人还紧贴着。这边厢几个男士边系裤带边上楼,那边厢拿到护照签证的女士们慢悠悠地下楼来……

  911 以后,我挺同情美国人的,朋友们抱怨去美国时机场或边境安检有不近人情地过分时,我总劝他们想想可能会有的恐怖袭击后的惨状,应该理解严格安检的必要。可今天经历如此时严时松、貌紧实虚、已成官僚体系中的一环的所谓“安检”,再比较比较其他国家的防范措施,我开始觉得美国有点不对劲了。有些事情是处于潜移默化中的,还真不能说美国的敌人没达到目的!

  回家后上网一查,其实现在业界早有一种安检门能有效排除人体身上携带的手机、打火机、钥匙及皮带扣等含有金属的物品而只对刀具和枪支进行报警,这下更让我对我的三次“松裤带”的亲身经历哀叹了。

  也许有一天,某个新闻记者会穿着件一松裤带就会全身赤裸的怪异服装,去美领馆替俺们出口气?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