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少年争执中杀死截访者 九百多名村民为其求情

时间:2010-11-19 | 来源:未知 | 编辑:江西第一网 | 点击:

[导读]:2009年10月9日,因拆迁款等问题与家人上访的16岁少年赵明阳将截访者李小龙捅死,目前本案已进入起诉阶段,900多名村民为他联名求情。死者李小龙家境清寒,为帮朋友的忙而参与截访。

村民们展示为赵明阳求情的条幅

村民们展示为赵明阳求情的条幅

三个戴毡帽的少年中,中间那▲个稍胖的男孩是赵明阳。

三个戴毡帽的少年中,中间那个稍胖的男孩是赵明阳

  狂奔200多米,一个身影终于贴近另一个身影。纠缠片刻后,一人中刀倒下。

  倒下的,是33岁男子李小龙;出手的,是16岁少年赵明阳。后者是一个上访者,而前者是一个截访者。

  这是2009年10月9日发生于辽宁抚顺李石镇大南乡小瓦村的一桩命案,是城乡拆迁进程中出现的又一个“意外”。

  目前,本案已进入起诉阶段。本报记者获悉,截至昨天,在这个1500多人的村子里,签名为“凶手”赵明阳求情,以求得法官轻判的村民已达900多人。

  追杀

  左边是金灿灿的向日葵田地,右边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工厂。赵明阳的车排在车队的中间。车上的乘客,是辽宁抚顺李石镇大南乡小瓦村的3名妇女。在这个由宝马吉普车带头、掺杂着大货车和面包车的车队里,一共有200多名小瓦村的村民。

  赵明阳,16岁。2008年6月,他从李石镇东台中学初中毕业。在村民眼中,“连胡子还没长全”。有村民后来回想,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村里的“政治大事”。

  按计划,村民将赶往几公里外的李石镇开发区经济管理委员会,举报小瓦村村支书臧玉全和村主任刘某。村民们认为,臧、刘两人在征地拆迁中“违法侵占696万元补偿金”。

  当村中颠簸不平的土路走完时,车队被迫停了下来,前面站着十多个人,手里拿着大刀、镐把,就站在公路的正中间。旁边,是几辆已卸去牌照的汽车。

  赵明阳的父亲赵俊华开着大货车冲了过去。这辆车上拉的村民最多。后车厢板打开,人群涌了下来。

  此后的情节发展,村民中流传着多个版本。比较统一的版本称,对方手持大刀上前呵斥:“你们上访个屁啊。”交涉中,村民王兴元被打破脑袋。村民一拥而上,对方落荒而逃,“其中一个人反应慢,还跑错了方向。机灵的人都朝左边空旷的向日葵地跑,只有他一个人朝右边的工地跑”。

  工地是封闭的,赵明阳盯上了此人。这个16岁的少年第一个追了上去。其他人赶到时,战斗已结束,那人已倒地不起。

  其余的拦路截访人员中,多数穿过向日葵田地逃跑。有两人未跑,他们自称是被雇来的司机,加上认识上访村民中的一人,也安然无恙。

  警方材料称,倒地男子身中三刀,分别位于左臂、部和腹部。其中,致命一刀位于胸部,直接刺破了肺和心脏。

  警车和救护车接报后相继赶到,倒地男子已死亡。警方查验尸体时,有眼尖的村民看到,此人背部文有一条青龙。

  土地

  2009年10月9日,事发当天的下午,死去的男子被认出。他叫李小龙,家住抚顺市望花区。带他前来堵截上访村民的岳霞、赵颖两人被抓。随后,小瓦村村支书臧玉全、村主任刘某被羁押。

  小瓦村位于辽宁抚顺市经济开发区,地处规划中的沈抚新城中。该村人口约为1500多人,土地共约3000多亩。小瓦村以种植水稻为生,民风淳朴。

  2009年,抚顺市决定:举全市之力建设沈抚新城。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沈抚新城是沈阳、抚顺这两座相邻城市的一个共同梦想,承载着东北工业振兴大业中的先进装备工业生产基地的重任。未来,这里将形成重型装备及配件产业、石化电力装备产业、煤矿安全装备产业、汽车零部件产业这四大产业集群。

  宏大、美好的规划到达小瓦村时,改变了小村庄的周边面貌、交通,也令许多在外打工的小瓦村民“年底回家时找不着路”。交换的标的,自然是土地。

  与土地有关的补偿费,小瓦村民将其简称为“地上”、“地下”两部分。他们称,起初的动迁价格是4万元一亩。去年开始的大规模动迁中,拆迁补偿款涨到了12万元一亩。其中,地下部分为4万元,归最初承租土地的村民所有;地上部分为8万元,归目前承租土地的一方所有。集体公共用地,也照此计算。

  小瓦村民承包的30年不动的口粮田,视各小队的土地情况有所不同,在一亩三至一亩七之间波动,总体而言,一个人头可拿10多万至20多万。除此之外,村民还可拿到宅基地补偿。其中,房子按其房本面积置换,院子按每平方米400元的标准补偿。

  与此前的种地、打工收入相比,巨额的土地拆迁补偿费,显然是村民们“不能忽视”的一笔巨大财富。

  伴随着巨大财富来临的,还有难解的乡村矛盾。村民说,动迁不久,村支书臧玉全的汽车从伊兰特换成了价值近40万元的奔驰,村主任刘某也预订了一辆好车。另一方面,村里12岁以下的孩子,由于没有赶上上次土地承包,未能分地,因此不能获得每亩口粮田12万元的补偿;此外,村里公共账目不清楚,村民从未看过这些账单;一些未承包给村民个人的集体用地、一些数额相当大的田边地埂地,被“突然冒出的各类承包合同”划走,相应的巨额补偿金则去向不明。

  这类消息,在村内口耳相传、发酵。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